直播预告:破产锂矿300万拍出20亿,巨头为何一拥而上? 直播时间:5月24日  周二  20:00 点击链接立即预约观看直播 5月24日下午3点,澳洲锂矿巨头皮尔巴拉在BMX平台进行了今年第二次,历史

Pilbara拍价涨幅仅为5%,锂精矿涨不动了?|见智研究

直播预告:破产锂矿300万拍出20亿,巨头为何一拥而上?

直播时间:5月24日  周二  20:00

>>点击链接立即预约观看直播<<

5月24日下午3点,澳洲锂矿巨头皮尔巴拉在BMX平台进行了今年第二次,历史第五次锂辉石精矿拍卖(从频率上来看,基本上以后就是一个月举行一场锂精矿拍卖会),总体锂辉石的拍卖规模依旧为五千吨,与上一轮的拍卖会规模持平,品味依旧是5.5%,最后的拍卖价格显示为5955美元/吨,虽然继续在创锂精矿价格的历史新高,和目前锂精矿5000美元/吨左右的主流价格同样依旧超出一定的水平,但是相比此前价差超80%的程度相比,显然锂精矿的拍卖价和主流价价差已经有所收敛,与今年皮尔巴拉第一轮锂精矿拍卖价格5650美元/吨相比涨幅也仅为5.4%。在今年二季度碳酸锂价格到达50万元/吨的高价后出现回调以后,这次锂精矿拍卖会的涨幅收敛或也是锂精矿价格到达价格天花板的一个信号。有关皮尔巴拉此前的多次拍卖会的最高报价、当时主流锂精矿价格、拍卖数量、竞标者人数、折合碳酸锂成本和锂辉石品味水平等多个重要指标的复盘解读,在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此前的文章《Pilbara拍卖再创天价,锂矿涨价还将持续?|见智研究》中已经做了详细对比。

折合到碳酸锂的成本,皮尔巴拉这次锂精矿拍卖价格为5955美元/吨,折合碳酸锂成本高达(5955+100海运)*单耗8*汇率6.65*(6/5.5品位折算)*1.13增值税+35000加工费=43.2万元/吨左右,虽然今年二季度以来碳酸锂的价格有所回调,但是显然皮尔巴拉此次锂精矿的拍卖价格也再一次夯实了电池级碳酸锂的成本下限。

另外,在去年皮尔巴拉的第三轮锂精矿拍卖价的涨幅也只有5%左右,但在之后又出现了价格的挑战,所以也不能完全排除之后价格的继续增长。同时,参考去年国庆节前国内碳酸锂价格也是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止步不前随后则出现价格跳涨,以及5月海外最大锂矿厂商雅宝宣布平均实际销售价格将增长140%来看,锂资源的高景气度显然并未消散, 新乡中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依旧处于高位。无独有偶,有关锂精矿的高景气度在几天前刚刚落下帷幕的另一场拍卖会——斯诺威矿产拍卖会的劲爆氛围上也有所体现。

与皮尔巴拉拍卖会不同,5月16日开始的斯诺威矿产拍卖会拍卖的标的并不是锂精矿,而是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的54.2857%股权(斯诺威另外43%的股权在拍卖前就已经被协鑫能科收购),但是市场和参与竞拍的公司所真正关注的重中之重却是一样的,都是锂资源。

作为标的的斯诺威矿业拥有四川省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其工业矿和低品位矿矿石量为2492.40万吨,氧化锂储量达29万吨(折合LCE约73万吨),平均品位1.18%。最终成交价达到20亿元,相当于起拍价335万元的596倍,另外按照斯诺威矿业的股权比例分担的债务8.7亿元,最终的实质出资收购价格高达28.5亿元,这一收购价格如果折合单吨LCE收购价将超7000元,则远超2021年以来锂行资源的其他收并购案例如盛新锂能收购木绒锂矿或赣锋收购松树岗坦铌矿等的价格。

显然,这场围绕斯诺威矿业的破产清算股权拍卖之所以能够被不断加价、甚至持续延时,吸引了不少锂盐厂商、动力电池企业等新能源公司的加入,竞价轮次超三千轮,是因为目前新能源原材料持续维持高价位,而新能源领域的终端需求却不跌反涨,所以新能源企业需要未来该矿山的产出来满足自家产品对锂资源的高需求量。

而且,在目前海外锂资源布局受到部分限制的时候(锂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都有意识的采取措施控制自家的锂矿,例如墨西哥在加强国家对锂矿的控制,将锂列为战略矿产,锂矿开采收归国有;智利此前也在推动锂国有化,虽然首次提案被驳回,但后续外资布局锂矿的难度或将加大),我国新能源相关的企业加大对国内锂资源项目的布局,也能相对分散对锂资源管控的风险。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锂精矿价格的高涨趋势或已经到达一个高峰。随着2022年二季度的到来,温度回暖,国内青海地区检修结束,盐湖产能陆续恢复,锂云母的新增产能也开始释放,供应量有所回升,而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率先开始出现见顶信号,目前从近51万元/吨高位回落至46万元/吨左右。虽然在上一轮皮尔巴拉拍卖会结束后,锂辉石的价格依然保持高增长,从当时的主流价3200美元/吨的价格继续向5650美元/吨拍卖价靠近,如今已达5000美元/吨,但是考虑到锂精矿该价位下的折合碳酸锂成本已经高达43.2万元/吨,与目前的碳酸锂46万元/吨的价格相差无几,所以短时间内,锂精矿价格的高涨的趋势或将有所收敛。

值得一提的是,在下游动力电池企业和四大材料厂商相继为上游锂精矿“打工”以后,如果锂盐厂商自身没有锂矿或足够的包销权作为底气,那么锂盐厂商似乎也难以改变为上游打工的趋势,这也是为何新能源行业上中下游的企业都开始争相布局锂矿。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AAB

上一篇:转会窗第6签! 留洋中场接近升班马, 广州城未进赛区, 原因被质疑    下一篇:八大通便偏方    


Powered by 青岛武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2 版权所有